Ridiculousness and Brotherhood // 從同工同行到同心同在-阿勇和jason的兄弟情

0 person voted for this people voted for this |
together-jason-joyco

在城中大大小小的聚會與營會,特別是許多個關於青年人的地方,總會看見這兩個男人的身影:

胡裕勇(阿勇),U-Fire (燊火青年網絡)總幹事。七歲時新移民來港,家境貧寒,居住在臨時房屋區,上廁所也得去公廁。居住環境四周圍都是三山五嶽,沒有學壞已經是恩典。阿勇長大後在教育學院畢業,並留在學院當校本創意思維培訓計劃主任。直到十年前,一幅圖畫破碎了他的心:神讓他看見大專生的枯乾,更看見大專軍的興起;十年前,似乎甚麼資源都沒有,阿勇開展U-Fire。只盼自己如一粒石子被投進青年人的心湖,可以在青年人的生命中泛起一個接一個漣漪。不惜犧牲一切去成就青少年的天國夢!

楊亦田(Jason),YMCA(香港基督教青年會)事工發展組主任。曾祖父是與孫中山先生一同商議反清革命,被清政府列為「四大寇」之一的楊鶴齡,數代以後的Jason本身已流著革命的熱血。在相對富足的環境下,Jason自小在香港、新加坡、台灣等地成長,再到美國升讀大學,畢業後在國際級投資銀行發展事業。其後又去到一間大教會做領袖訓練,建立了好好的事工,也有好好的名聲。直至2005年回應神的呼召回到香港,在YMCA服侍青年人。由於父親是在教會或NGO界中都廣為人知的前YMCA會長Jack Young(楊澤麟),Jason一起步就似乎可以與各樣國際的事工或人物聯繫上,又有許多周遊列國見識的機會。直至現在,Jason最渴想的就是列國之間可以連結,兩代之間可以緊扣,有更多屬靈父母可以起來去教養許 多屬靈孤兒。

這兩個男人,背景相異,性格相迴;一個好中文擅搞gag(說笑話),一個好英文擅交際。他們在2005年相遇,起初是基於事工的需要。一直往前走,也有比較的時候。直至今天,他們不只是同工同行的好伙伴,更是可以同心和享受彼此同在的好兄弟。到底其中發生了怎樣的化學作用?

問到Jason對阿勇的第一印象,他說:「阿勇說話非常快,快得令我有點兒被嚇怕!加上當時自己的廣東話只懂皮毛,所以其實大部分時間我都不能明白他在說甚麼!哈哈!而且他顯得非常專注和著緊,總是在推動向前!衝呀!!!」

至於阿勇呢?「因為自己不擅長英文,很難溝通,想盡量避。而且Jason的背景很猛料(厲害)!又年青!又英俊!又型!大家都是服侍青年人,同台時難免有被比下去的感覺。但結果因為他的熱情主動,我的防衛也漸漸放下,亦發現了更多彼此之間的共通點,越來越可以交流和刺激。」阿勇更說道,「是Jason讓我嚐到甚麼叫兄弟之情,是他教了我怎樣去建立友誼。」

那Jason又有否從阿勇身上學到甚麼?「與阿勇相處我學到很多。他幫助了我更緊貼和明白香港的文化,又讓我可以跟香港的青年人在語言上在爛gag(笑話)上有更好的連結!而且阿勇也會挑戰我與神發夢,亦不要小看微小的起始點。但最重要,是這段同行的旅程,讓我看見在神裡面,兄弟情誼帶來的的安全和力量!」

不過,要成為神國裡的兄弟談何容易,尤其在三十來歲的這個年紀層,其實很難有同行者。不然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,不然就是存在爭競,彼此之間有許多刺。阿勇和Jason,兩位同跑一條賽道,不可能沒有爭競和比較吧。

「望見Jason有強勁的後盾,一開始就穿梭在城中長老的身影之中,也會羨慕他可以有這麼多資源。相對地,父母並非名人,自己沒有能力,認識人不多,要好努力打拼,卻也很難叫人聽自己講。有比較,也會想贏過對手,不看好對方,原來都是過去的成長背景影響。有時候,感覺就像Jaeson Ma(馬正遠)牧師有五千銀子,穿梭國際的他最年青,也最有果效;Jason有二千銀子;而我有一千銀子。只有一千,還可以做甚麼?小看了自己,覺得做甚麼也沒有用,想把這一千都埋藏掉。但近年與Jason的心越來越接近,也逐漸明白原來他也有他的軟弱。有著強勁的後盾,他就更要面對需要做得好的壓力。」

就如阿勇所講,原來在Jason的眼中,又是完全不一樣的故事。「我的強處就是去與人溝通、教導和異象分享,但回到香港語言不通,這些能力統統都派不上用場,舌頭好像被切斷掉。人只知道我是Jack Young的兒子,我連名字名聲都失去了,一切都要從零開始。而阿勇呢?他在本地已建立了人際網絡,很有恩賜亦很擅長用我毫不熟悉的廣東話去與人溝通。他擁有著我所有失去了的東西,每每看見他就好像在提醒我失去了多少。所以有時候我面對阿勇很容易會感到不安全,仇敵亦會趁機說我在此沒有貢獻,更不能融入在阿勇的圈子之中。但讚美主,祂使用阿勇叫我謙卑下來,亦透過他常常提醒我:我們是在一起建立神榮耀的國度,而非自己的小小世界!」

現在,這對兄弟對成功都有了不一樣的看法。自己既然不足,就更可以讓人看見在神凡事都能,成為榜樣。神既擺放各人在不同的層次,就是讓各人都可以動用那個層次的資源。最重要是不要將焦點放在自己身上,而是要看見神!各人有各人的長處,只要大家都發揮和盡忠去贏得被差派進去的群體,就是雙贏,一起迎向神的國!現在,阿勇的成功就是Jason的成功,Jason的成功也就是阿勇的成功。

認識了五年,Jason指大家既是同工的伙伴,更是兄弟和朋友!他倆不單越來越合拍,阿勇和Jason都不約而同地表示最重要的其實並不是事工,而是彼此的同在。

阿勇說,「其實事工都會過去。從起初同工,是基於越來越多一起服侍的機會;同行,是因為大家在青年一代中都懷有一顆熱心;同心,是出於彼此的了解和信任,大家都以神國的事為念;到現在,即使不做任何事,都可以享受彼此的同在,彼此間可以好真實,分享軟弱,不用逞強。」
要彼此真實,就不只是同喜同悲,更要真實地面對磨擦的時候。Jason就提到剛剛上星期發生的一件事。「當我們趕急地籌備在遮打花園的追思會時,阿勇無意間說了一些令我感覺受傷害和挫敗的說話。」有如此深厚的兄弟情,難道一句無心之失都不可以就此算罷?「許多時候我們可以裝出甚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,但其實心裡放不下。也許說出來會顯得我好小器和軟弱,但我更不想在我倆之間存在任何阻隔或苦毒!所以就在第二天早上見面時便立即跟阿勇說出我的感受。我們彼此禱告饒恕,一起流淚。原來,這段情誼對我真是如此重要,而且就是深厚得讓我可以安全地去表達自己最軟弱最真實的一面,不用戴面具,不用裝假。這就是自由!當我們更深(Deeper)進入大家的生命,我們彼此也可更貼近(Closer),以致可以一起為神走得更遠(Further)!」

猶記得,七月尾一個千五人的營會,最後一個早上,阿勇本來在將軍澳的家中,卻突然出現在屯門嶺南大學的營會後台!原來全因為Jason一個短訊表示需要他的支持,可能要一同站台分享,他便立時坐計程車趕過來,快速得連Jason也有點意想不到。這時阿勇跟Jason說,「最重要不是要上台,是來與你同行;最重要不是為千多人而來,是為你而來。」最後,他倆在台上短短十分鐘分享了這份兄弟情,就觸動了台下許多人的心,渴想都可以擁有這樣一份情誼。

五年過去,兩人分別都有妻室兒女。作為丈夫、成為父親的他們,繼續在青年人中燃燒生命,更越來越享受彼此間的同工、同行、同心、同在。

Comments

comments

  • Find Us on Facebook // 在Facebook關注我們

  • Archives // 見證重溫

  • Readers Reporters